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老兵马旭的无悔人生:她是一束光

作者:水果机 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3:16

  原标题:图文:她是一束光老兵马旭的无悔人生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周志兵 王馨 通讯员朱勇 李震1947年7月的一个夜晚,黑龙江省木兰县。破旧不堪的土坯房里,昏暗的煤油灯下,母亲含

  图为:九月一日,马旭老人在家中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。﹙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﹚

  破旧不堪的土坯房里,昏暗的煤油灯下,母亲含泪将一枚铜板缝进女儿衣服口袋里。

  次日,14岁的马旭告别慈母,离开家乡,加入人民解放军南征北战的浩荡洪流。

  72年后,作为湖北省军区离休干部的马旭,将夫妻俩毕生积蓄1000万元捐出,支援家乡教育事业。

  9月1日下午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赴武汉市黄陂区,沿着一条乡间小道,来到某部队营区附近、马旭和老伴颜学庸的住所。

  墙壁斑驳,有的墙面剥落,多处出现裂缝;老式沙发露出了破麻布和棉絮,扶手磨秃了皮;硬板床睡了四五十年,狭小卧室里的木架上,堆放着各种打包的老物件、旧衣服。

  2018年9月13日,马旭和颜学庸来到某银行网点,要求将300万元资金转到木兰县一个账户上。

  经过反复沟通交流,甚至叫来民警,才确认:原来,这是马旭对家乡教育事业的第一笔捐款。她准备一共捐1000万元,余款待定期存款到期再汇出。

  这1000万元,包括老两口数十年来的存款,科研成果奖励,论文著作稿酬,以及卖掉武汉一套商品房的钱。

  “头一次拿到工资,我把20元钱和母亲留给我的铜板兑换成人民币,一起存进银行。”马旭回忆,那是她的第一笔存款。

  谈到为何捐资,马旭说,习主席号召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,我要回馈当年送我参军的故乡,不为别的,就是希望更多人能获得知识的力量。

  马旭和弟弟全靠母亲说大鼓书挣钱养活,吃了上顿没下顿,穿的是“更生布”。“棉纺布只供给日本人。一般老百姓只能用回收再利用的更生布制成衣服,皱皱巴巴,穿上几次便到处破洞。”

  小时候,马旭常听妈妈说大鼓书。杨家将、木兰从军、岳母刺字等忠贞报国的故事,在她幼小的心灵埋下了从军报国的种子。

  入伍后,马旭先后在东北军政大学、第一军医大学等校学医,1961年被分配到武汉军区总医院。听说新组建的空降兵部队急需野战军医,她主动申请奔赴部队。

  作为军医,马旭本可踏踏实实负责相对轻松的卫勤保障,她却一到部队就强烈要求随队跳伞。“战士伞降到哪里,军医就应该跟到哪里,这样才能保持战斗力!”这是她的理由。

  身高仅1米53,体重不足35公斤。她的申请没被批准,再写血书,也无济于事。

  有一次跳平台训练,她忍不住跑上去想参加实训,却被伞训长一把拉了下来。战士们发出哄堂大笑,有的人还小声说,“马军医这不是瞎胡闹嘛!”

  马旭在房里挖了个两米多长、一米多宽、一米多深的大坑,偷偷从伞训场挖沙子垫上,把两张桌子摞起来当平台,每天练习上百次。

  刚开始试跳时,她东倒西歪,腿脚摔得肿胀。半年坚持下来,她跳沙坑,像钉子一样稳稳钉在地上。

  这时,部队进行考核,马旭再次要求参训。分管伞训的副师长被磨烦了,瞪着眼睛说:“好!但你要比大家都跳得好才行。否则,以后不许再提。”“你说话可要算数!”马旭高兴坏了。

  训练场上,马旭登上平台连跳三次,非常标准,谁也挑不出一点毛病。不少本想“看笑话”的官兵,转而使劲鼓掌大喊“跳得好”。

  第二年,“新中国空降兵部队第一批女伞兵”,写上了马旭的名字。“像坐轿子一样飘在天空,心旷神怡。”忆及首次跳伞经历,老人笑容如漫天绽放的伞花般灿烂。

  武汉长江上空水上跳伞,青海格尔木海拔5000米高原跳伞140余次,马旭和战友们神兵天降,为践行保家卫国的誓言挥洒汗水。

  今年6月底,马旭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木兰县。“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!”老人热泪盈眶。

  她捐建的木兰县文博艺术中心正在加紧建设,建成后将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等文化教育公益活动。

  空降着陆的瞬间,强大的冲击力容易造成战士腰部或踝部骨折。两人反复试验,设计出一种充气护踝,能像袜子一样套在脚上,下降时充气缓冲,降落后把气放掉。这项研究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专利,并在空降兵部队推广使用。

  1995年,他们还研制出高原跳伞“供氧背心”,以减轻单兵装备负重,填补了我国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方面的一项空白。

  申请了4项国家专利,发表了《空降兵非战斗成员初步分析》等百多篇学术论文和训练教材,撰写了《空降兵生理病理学》等科研书籍。1997年,空降兵某军政治部曾专门发文,授予两人“科研老兵”称号。

  “有人说她太抠,她是对自己抠,对别人大方;有人说她爱跳伞是想出风头,实际上她是真心热爱部队、热爱国家。”

  马旭在部队时的老领导、离休军职干部周良喜,对她的印象是“勤俭”“勇敢”“认真”“朴实”。

  “神兵天降的勇冠巾帼,悬壶济世的军中医者,勤学善研的科研老兵,一生节俭成为军中传奇。”省军区武汉第七离职干部休养所所长向绪林,在一篇文章里这样表达敬意。

  木兰县民主小学学生李佳昕在信中写道,“您的行为无声,却给人无穷的力量。在我的心里,您是一束光。”


水果机,水果机游戏,老虎机游戏
上一篇:煤油灯下的父亲(内附绘画书法作品)   下一篇:虹口一老式民宅凌晨起火 9旬老太不幸丧生火海